女嬰被扎12根針 誰這么殘忍

本期策劃

執行

2014-10-23

近日,聊城11個月女嬰小紫萱被12根鋼針插滿臀部、腹腔、骨盆等部位的新聞引發關注。目前,①小紫萱所在村子已捐款3000多元;②當地公安機關成立專案組,正積極破案;③小紫萱已到達北京兒童醫院,專家組將連夜進行會診。

  近日,聊城11個月大的小萱被父母發現屁股上有小紅點,還總哭鬧。送到齊魯醫院拍片子才看出來,12根鋼針插滿小紫萱身體臀部、腹腔、骨盆等各個部位,觸目驚心。由于鋼針已經深入體內,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來。醫生表示取針手術難度非常大。
\
11月女童體內被扎12根針,狠過容嬤嬤!
  
  如果不是10月20日到高唐縣醫院給小子萱拍片,子萱父母做夢都不會想到,11個月大的孩子,體內竟然有12枚縫衣針。這些遍布全身隨時游走的縫衣針,如果不及時取出,隨時會要了小子萱幼小的生命。
  聊城市內的醫院束手無策。10月21日,小子萱一家趕到齊魯醫院求醫救助。醫生看過片子之后連連搖頭,表示治療難度太大,建議去北京尋求救治。
  縫衣針何時插入小子萱體內的?又是何人所為?20日小子萱父母報了案,聊城市高唐縣警方已介入調查。
\
屁股上意外發現縫衣針
  
  小子萱一家住在聊城市高唐縣清平鎮劉莊村,這個活潑好動的女嬰是家里的第二個孩子,她還有個姐姐。
  子萱父親世代務農,閑時干建筑,家庭條件雖一般,但是不惜勞力,一家四口也不用為吃喝犯愁。在這個溫馨的四口之家中,小子萱一點一滴地開始成長。
  手腳并用在床上亂爬,支支吾吾喊著“么么”(媽媽),有些嬰兒肥的小子萱格外討人喜歡。“孩子斷奶比較早,奶粉也沒喝多少就開始添食了,可她吃什么都是樂滋滋的。”子萱的媽媽告訴記者,一個月前,在給孩子擦屁股時,發現屁股上有個小紅點,她撥開肉嘟嘟的紅點周圍,發現了一枚金屬性質的物體。
  “我起初以為是個鋼絲,細看之下竟然是根縫衣針。”發現縫衣針后,小子萱媽媽責怪自己看孩子太疏忽大意,把自家的針線到處亂丟,猜測是活潑好動的小子萱到處亂爬亂摸,縫衣針不慎插入了屁股中。
  縫衣針的一頭還裸露在肉外面,針鼻已經折斷,小子萱媽媽輕輕捏住針,將其拔了出來。這枚縫衣針已是銹跡斑斑,插入了多久,不得而知。
背部臀部的紅點竟然都是針眼
  
  屁股上插入的這枚縫衣針,原本以為只是個意外,但是不久之后,這個意外再次出現了。
  十幾天前,在小子萱的大腿部位,媽媽又發現了一枚縫衣針。針嵌入肉里,肉眼可以觀測到,使用同樣的方式,媽媽再次將子萱體內的針拔了出來。
  “孩子晚上有時鬧騰、不睡覺,有時候發炎發燒,我們就給她吃藥。”小子萱時常頭疼腦熱,父母覺得都是小孩成長過程中必然經歷的,這第二根在腿部出現的縫衣針,仍舊沒引起他們的多想和警覺。
  10天前,媽媽發現,小子萱背部、臀部等處慢慢出現了紅色斑點,涂上藥水也下不去。細看之下,這些發紅的地方像是有針眼,針眼已經開始漸漸彌合。
  小子萱父母決定帶著她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在聊城市高唐縣人民醫院,小子萱拍了個DR片(即數字射線攝影)。片子出來后,醫生發現,片子上顯示小子萱的臀部、腹部以及胸腔等一共12處都有異物,這些異物格外發亮刺眼。
  為了確保診斷結果,片子又拍了一次,這出人意料的結果被證明是事實,而這12處異物被證明是縫衣針。在小子萱體內共有12枚針,其中有的針位于胸腔,離器官很近。“我們的肌肉、內臟、血管不停地在收縮,像針這么小的東西,進入體內,就會隨著它們的收縮而游走。”高唐縣人民醫院的醫生看著這些縫衣針,束手無策,建議小子萱盡快去省城大醫院就醫。
扎入12根針省城醫生無能為力
  
  “我們一家沒有得罪人,是誰對個嬰兒下這么狠的手。”看到DR片,這插入小子萱體內的12枚針,猶如一把把匕首,深深刺痛著小子萱父母的心。
  小子萱媽媽說,孩子平時基本都在自己懷中,偶爾農活忙的時候或者做飯時,會把孩子交給奶奶或者其他鄰居的手里抱一抱,不多久就會把孩子接回手中,一直沒有發現孩子有什么異常。
  “我們一家人精神方面也都正常,即使村里有精神病患者,我們也不可能讓他們接觸到孩子。”一家人陷入了迷茫與恐懼。20日從高唐縣人民醫院回到家中,小子萱父母就報了警。高唐縣警方建議“先給孩子看病”。
  21日上午,帶著片子,帶著病歷,小子萱來到了山東大學齊魯醫院。齊魯醫院的醫生看過片子之后,又檢查了小子萱,告訴他們,體內一次扎入12枚縫衣針的情況,還是第一次見。“體內的針太多,技術上不可取。”醫生說,以前取過一兩枚的,一次這么多,即使手術,也擔心這么大的嬰兒身體受不了。
  齊魯醫院醫生給出了意見:全身多處縫衣針,共計12根,建議去北京就診。“細針在嬰兒體內處于游走狀態,一旦手術稍有疏忽,針尖就有可能刺傷嬰兒內臟器官。”齊魯醫院醫生告訴了小子萱父母手術的難度以及風險性。
家人全力籌錢要去北京求醫
  “我們一家老實本分,平時來濟南都很少,更別說去北京上海了,我們已經無助了。希望有人能救救我們可憐的孩子。”無助的小子萱父母已哭干了淚水。
  21日下午2點多,在齊魯醫院急診科附近的一家小餐館,小子萱的爸爸才開始吃午飯。午飯是一份炒燜餅,小子萱在媽媽懷里天真無邪地亂動著,嘴角時刻洋溢著笑容,也許她此刻體內游走的鋼針還沒有帶給她身體不適。看著爸爸吃飯,小子萱會奮力往餐桌前靠近,爸爸夾一塊小小的炒燜餅,小子萱嘟嘟著小嘴,咀嚼著滋味。
  “省城醫院的專家都治不了,我們真的不知道該到哪里去,也不知道全國哪個醫院的專家能取出孩子體內的這12枚針。”小子萱父母說,他們家里雖然不富裕,但是為了救孩子,回家賣房子,也要竭盡全力籌錢。
  21日上午,希望而來,21日下午,失落而歸。一家人乘車返回聊城后,將漫無目標地趕赴北京的各大醫院,尋找能夠為孩子“取針”的醫院和專家。
針在體內游走可能危及生命
  
  醫生介紹,尖銳異物不論是刺入心臟等臟器,還是在血管中流動,人體都不會產生痛感,只有當鋼針刺破血管,大量出血時,才會被人體感知。但是,體內有縫衣針等異物,必須及時去除。縫衣針如果長期滯留體內,會與人體組織融為一體,出現炎癥性腫瘤。此外,縫衣針會隨著肌肉、內臟、血管的收縮,在人體內游動,如果觸及大動脈,會造成內部大出血,碰到腸胃以及其他內部器官,很可能危及生命。
  不過也有這樣的病例,曾有繡花針在患者體內游走20年而沒有發生感染,只因患者自身超強的免疫功能,使生銹的繡花針被機體產生的纖維組織緊緊包圍,沒有使銹蝕物擴散到身體各處造成感染,堪稱奇跡。
女嬰體內被扎4針 狠心父親被判10年
  
  只因懷疑女兒并非親生,“毒父”先后用多根鋼針刺穿女嬰身體。12月23日,黑龍江省北安農墾法院以故意殺人罪,一審判處殷志賀有期徒刑10年。
  法院認為,被告人殷志賀故意非法奪取他人生命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由于殷志賀有自首情節且犯罪未遂,根據相關規定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
  今年8月19日晚,黑龍江北安農場趙光鎮一名出生僅兩個月的女嬰被家人送往醫院搶救,發現女嬰體內被插入3根縫衣針 ,傷及肝臟、腎臟,一度生命垂危。所幸經治療女嬰現已出院。
  8月30日,女嬰親生父親殷志賀投案自首。
  據殷志賀本人交代,因懷疑女兒并非親生而生出歹意。
  殷志賀于8月4日夜,用鋼針刺入嬰兒身體里,經醫院手術取出鋼針后,又分別于8月15日和8月16日夜,先后將3根針刺入女兒體內。
  在法院外,女嬰母親李明陽向記者說:“我是看他(殷志賀)父母的面上,寫了個原諒書給檢察院,請求法官從輕判罰。他看見孩子還能流出眼淚、還去抱抱孩子,可我卻不能真正原諒他,我也感覺不到他的懺悔,他對不起親生女兒”。
  據李陽明介紹,殷志賀目前拒絕向母女二人提供撫養費,“殷志賀讓我一切事情去找(殷志賀的)爸爸媽媽”。
  此前,一位殷志賀的老鄉告訴記者,殷志賀初中畢業,性格比較內向,女兒出生后他家舉辦過酒席,沒有看到過他對孩子有什么異常。記者另從殷志賀一位家人處了解到,他們懷疑殷志賀用針扎女兒是因為迷信“在女孩身上扎針下胎生男孩”。
2014年部分虐童事件
  
  1月11日,河南上蔡縣,某一歲女童心臟被扎入縫衣針。此案仍在偵查中。
  1月22日,陜西西安市,一7歲女童餓死家中。其母疑患精神病,已被警方拘留。
  1月26日,廣州市一10個月大的男童被自家狗咬傷,腸子被撕出體外,在醫院和公益人士全力救助時,男童父母卻以監護權為名強行帶孩子離開醫院放棄治療,理由是無力支付醫療費用。
  1月28日,湖北襄陽市一6歲男童被其二嬸割掉左耳割傷右耳,下巴被砍傷。經警方查明,此案系長期家庭糾紛所致。
  3月11日,福建南安洪梅鎮三梅村,15歲少女被堂兄用繩子勒死,拋尸糞坑。經警方調查,少女疑遭堂兄性侵后拋尸糞坑。
  3月12日,媒體曝光,西安楓韻幼兒園和鴻基幼兒園給幼兒喂食病毒靈,喂食時間長達5年。受害兒童涉及楓韻幼兒園692名幼兒及鴻基幼兒園763名幼兒。有受害兒童家屬表示孩子出現腎積水現象。
  3月13日,山西大同附近一村莊,一繼母割掉兒童鼻子,還把孩子的頭打出了洞,露出頭骨。警方仍在調查。
  3月19日,云南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丘北縣某村民因泄私憤,趁丘北幼兒園幼兒午睡時,將自己事先摻入“毒鼠強”的一袋零食扔入該園中班教室,導致7名幼兒誤食中毒,其中2名幼兒經搶救無效死亡。
  3月25日,四川達州宣漢縣女子胡某,因生活瑣事與兩名受害者的家人產生矛盾,將兩名受害人家中6歲和7歲的男童打暈推下懸崖,導致兩名男童死亡。
  4月2日,上海青浦的一對夫妻因瑣事起爭執,妻子將一旁大哭的8歲兒子拖來,抄起菜刀砍斷其三根手指。
  4月2日,四川南充市嘉陵區嘉州陽光小區里有一名女嬰被人從樓上扔下,當場死亡。警方認為,該名嬰兒的母親有重大作案嫌疑。
  4月14日,四川廣元市蒼溪縣一單身媽媽因疑兒子偷了100元錢而將其打死。據網友反映,毆打持續近2小時。
  4月29日,北京朝陽區清苑路幼兒園小班21名兒童,在一年時間里均被幼兒園老師不同程度地毆打、恐嚇。朝陽區警方將涉嫌打孩子的劉姓女老師帶走調查。
  4月29日,浙江慈溪一公路上,兩嬰幼兒被母親扔在馬路中央。當晚一8月大嬰兒被碾壓身亡。
保護婦女生育自由和女嬰權益怎樣規定
  
  第二十二條 禁止歧視、虐待生育女嬰的婦女和不育的婦女。禁止歧視、虐待、遺棄女嬰。我國《憲法》、《婚姻法》、《婦女權益保障法》等都對保護婦女權益作出了規定。《婦女權益保障法》規定:“國家保障婦女享有與男子平等的人身權利。” “禁止歧視、虐待、殘害婦女。” “禁止溺、棄、殘害女嬰;禁止歧視、虐待生育女嬰的婦女和不育婦女。”
  所謂歧視婦女,是指違反男女平等原則,基于男女性別上的差異,而對婦女給予不公正對待的行為。所謂虐待婦女,是指在家庭生活中,對共同生活的婦女從肉體和精神上進行摧殘迫害的行為。我國是一個經歷封建社會較長的國家,在許多人的心目中“重男輕女”、“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等封建腐朽的思想還根深蒂固。因此,在一些經濟、文化較為落后的地區,對于生育女嬰的婦女和不育的婦女歧視和虐待的現象時有發生。這種歧視可能是來自家庭成員的,也可能是來自外界,往往給婦女造成很大的心理傷害。而虐待通常是來自家庭成員,可能是丈夫,也可能是家庭中的其他長輩。具體包括對婦女經常打罵、捆綁、限制人身自由,使其挨凍受餓,強迫從事過重勞動或者進行人格侮辱等。根據我國《刑法》規定,“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傷、死亡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同時規定,“第一款罪,告訴的才處理”。在現實生活中,一些生育女嬰的婦女和不育的婦女被歧視、被虐待往往忍氣吞聲,不敢站出來斗爭,有些婦女認為生不了男孩或者不育都是自己的原因,殊不知生男生女,是否生育不完全取決于婦女。我國《婦女權益保障法》規定:“國家鼓勵婦女自尊、自信、自立、自強,運用法律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因此,婦女一旦受到歧視和虐待,應當敢于站出來尋求法律保護。我們的司法機關和婦聯組織一定會依法維護婦女的合法權益。
  本條還對禁止歧視、虐待、遺棄女嬰做出了規定。一些人出于重男輕女、傳宗接代等封建思想,對女嬰歧視、虐待,甚至為了達到生兒子的目的,遺棄女嬰。一些地方女嬰的死亡率明顯高于男孩,對這些問題必須引起高度重視。一方面,對于遺棄女嬰構成犯罪的,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對于尚不構成犯罪的歧視、虐待女嬰的行為,要批評教育;另一方面,計劃生育部門要加強對女嬰的保護,同時多關心照顧女嬰和生育女嬰的婦女,為她們排憂解難。一些地方對獨女戶、雙女戶規定了政策上的優惠措施,通過政策引導、法制宣傳,相信歧視、虐待生育女嬰的婦女和不育的婦女及歧視、虐待、遺棄女嬰的現象會越來越少,讓全社會建立起保障婦女和兒童合法權益的良好氛圍。
  此外,在《刑法》中,殺嬰也屬于故意殺人罪。又因為以重男輕女為動機的殺嬰不屬于情節較情的范疇,應判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所以即便是親屬“殺嬰”也有所顧忌。而使用針作為兇器,則不易被發現,方便以意外或慢性病為借口解釋死因,從而規避風險。
 
  
針扎殘害女嬰案背后多是“重男輕女”的老思想作祟,在某些發達地區“重男輕女”現象已經得到了一定的緩解,但在一些欠發達地區傳統的思想仍占據主流。 小編想說,不論是通過法律的約束,還是的道德的譴責,但愿這種心痛的事不再發生!愿孩子們都能有個安全成長環境!你對“女嬰被扎12根針 誰這么殘忍”有何看法?參與討論請登錄法制生活網并與我們分享你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