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 “互聯網+” 時代背景下基層檢察機關宣傳工作中新媒體的應用
編輯:羅翔    作者:李孝春 范秀金   來源:法制生活網   發布時間:2016-11-18

淺談 “互聯網+” 時代背景下
基層檢察機關宣傳工作中新媒體的應用
   ——以貴州省某縣人民檢察院為例

 

  李孝春 范秀金

 
       摘要:當前“互聯網+”時代背景下,檢察宣傳工作由過去的傳統報刊、內網宣傳發展到現在的新媒體“兩微一端一門戶”和頭條號、手機報等新媒體的應用。新媒體的出現對社會輿論的態勢及人們的政治思想意識產生著不可估量的影響,并對傳統宣傳工作方式和管理手段提出了新的機遇和挑戰。面對這類新形勢、新問題,檢察機關特別是基層檢察院如何有效應用新媒體開展好檢察宣傳工作,及新媒體的應用能力成為當下熱點討論話題。筆者結合甕安縣人民檢察院近年來應用新媒體的實際,認真剖析存在的問題并有針對性的提出相關建議,以提供給基層檢察院作為參考。
 
關鍵字:檢察宣傳 新媒體 應用 建議
 
 
       自2014年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提出“要善于運用微博、微信等新媒體,及時傳遞檢察好聲音、釋放法律監督正能量”開始,全國各地檢察機關逐漸嘗試“兩微一端一門戶”和手機報、頭條號等為代表的新媒體的應用,為公眾獲取信息、情緒宣泄、表達對檢察機關意見提供了新的途徑和平臺。嘗試新媒體應用的同時也對傳統宣傳工作方式和管理手段提出了新的機遇和挑戰。面對新形勢新要求,全國檢察機關緊緊按照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同志提出“做好新形勢下政法宣傳工作,全面提升新媒體時代社會溝通能力”的工作要求,大膽嘗試和創新工作思維,不斷發現和解決實際困難。本文以貴州某縣檢察院為例,闡釋新媒體在檢察宣傳中的特點和應用中存在的問題,進而分析成因,找到基層檢察機關應用新媒體的破解之策。

一、新媒體下的檢察宣傳特點

     當前,我國已進入“新媒體”被廣泛運用的互聯網+時代。新媒體是建立在數字技術、網絡技術、移動通信技術基礎上,通過數字電視、電腦、手機等終端,將結合聲音、文字、圖形、音響等復合形式的多媒體向人們傳播信息,被稱為互動式數字化復合媒體。檢察機關宣傳或推送檢察工作信息,最廣泛的向社會傳遞檢察正能量,讓群眾知曉檢察工作,除了充分有效運用好傳統媒體外,需要與時俱進,大膽嘗試應用新媒體為檢察工作服務。

     新媒體主要有以下幾個特點:一是傳播速度快,新媒體信息的更新以秒為單位;二是傳播方式和形式多樣,以微博和微信為例,可以通過圖片、文字、視頻等多種方式單一或組合方式呈現;三是傳播覆蓋率高,網絡空間的無限性為新媒體充分拓展的范圍提供了條件;四是互動性強,微博、微信既是傳播平臺,又是內容自創的平臺,人人都能成為信息的原創者、見證者、發布者和評論者,并且每個人都可以把微博、微信當做一個“自媒體”,首播或再次傳播;五是精準到達,只要訂閱即可接收到被訂閱對象的信息;六是性價比高,新媒體基于網絡傳播,比傳統媒體的使用成本低。

     基于檢察機關信息保密的需要,新媒體又有其缺點。一是傳播具有難以控制性,新媒體的跨平臺特點和媒體信息發布的分散性,使新媒體的傳播難以被控制和管理;二是隨意性大,基于“自媒體”的屬性,個人可隨意轉發信息,這就可能導致泄露的信息或已經發布的信息得到二次或多次傳送甚至網絡推送,信息發布者即使撤回也難以掌控;三是信息發布缺乏審核把關,新媒體應用過程中,一般未對后臺設置信息審核,甚至有的網絡媒體根本無需審核即可發布信息。

基于新媒體宣傳的方式更快捷、受眾面積更廣、成本較低等優點,即使存在缺點,當前檢察宣傳工作必須重視應用新媒體。

  二、應用新媒體存在的問題

      貴州省某縣人民檢察院自2014年開通微信和微博以來,截止2016年10月,微信粉絲數293人,共發布信息234期580條(其中2016年以來發布信息158期398條),閱讀數49102次,點贊數352次,轉發數472次,評論0次;今日頭條開通于2016年初,截止2016年10月,共發布信息251條,閱讀數59469次,評論19次;微博與微信同時開通,截止2016年10月,其發布信息35條,粉絲數為34人,閱讀量為10374次,無人轉發和評論;手機報(縣廣播電視臺編發)2014年10月至今共編發甕安檢察院消息26條;門戶網站自2009年開始使用,發布信息198條,無其他數據統計。該院自開通上述新媒體至今,負責運營人數分別為:2014年至2015年底由技術科一人負責微信、微博;門戶網站一直由辦公室一名干部兼職負責信息更新;手機報因屬于縣廣播電視臺的信息編發平臺,我院向電視臺提供信息,但無明確負責同志;2016年至今由政工科兩人負責上述所有新媒體的信息編輯和發布,技術科同志作技術輔助。

      從上述數據來看,貴州省某縣人民檢察院新媒體主要使用微信、微博和最新的今日頭條,多個新媒體開通時間較早,但使用率并不高;在運營新媒體過程中,重視微信的應用、輕視其他新媒體;重視程度有所提高,表現為負責新媒體應用更新的部門由技術部門轉向政工部門,負責的人數開始有所增加。通過數據分析,并結合該院實際應用新媒體情況,查找應用的不足之處。

  (一)缺乏認識,重視不夠

  在基層檢察機關,部分基層檢察院領導在思想觀念上沒有認識到新媒體的快速發展對社會宣傳格局的影響力,尤其是缺乏對新媒體溝通工作缺乏有效的學習和認真的了解。有的同志會錯誤的認為自己不上網,新媒體離自己還很遙遠,與己無關。有的認為在新媒體上報道效果較小,沒有傳統媒體的作用大,在使用新媒體上有一定得抵觸情緒;有的同志知道新媒體很實用,但基于保密考慮,怕泄露機密,不敢應用。以上種種原因,導致部分基層檢察機關對新媒體的應用沒有足夠的重視,在新媒體應用問題上處于觀望或怠于使用的態度。

  (二)專業性不強,基礎薄弱

       當前,基層檢察機關因人少事多,檢察宣傳工作力量更是不足。大多是一人甚至兼職的一人從事宣傳,不僅要使用傳統媒體,而且還要應對新興媒體,甚至還兼職網絡輿情監測或技術部門的活兒。力量不足,想真正的搞好新媒體下的檢察宣傳工作,也是有心無力的。新媒體應用是需要充足的設備支持,例如臺式電腦、筆記本電腦、4G手機、高速無線網卡等設備一樣也不可缺少,新媒體編輯中所需的圖文排版、制作、音視頻編輯及錄播設備,還需配備快速響應的交通工具及現場發稿相關條件等。同時還需要配備及時檢測網絡輿情的配套軟硬件設備。目前由于基層檢察機關宣傳工作干警接觸新媒體應用比較少、了解不夠,同時對新媒體的應用手段能力不足,又 缺乏足夠的新媒體專項培訓,對新媒體中的圖文、視頻等編輯、排版操作還有待提高,對新媒體所需的高新技術設備操作能力有待提高,導致無法正確、快速、有效、熟練的使用新媒體工具開展宣傳。

  (三)機制不健全,管理欠科學

      新媒體作為新事物進入基層檢察機關,在運用新媒體工具的過程中缺乏應有和必要的手段和規范、有序的運作、管理的規范機制,這就會導致在新媒體應用檢察宣傳工作中出現散亂、無序的現象。甚至出現宣傳工作無人抓、無人做,導致宣傳效力低下,部分處于停滯狀態,或出現“僵尸”新媒體平臺。同時,在面對可能出現的網絡輿情危機時,也無法進行及時有效的應對。

缺乏溝通,工作不順暢

     部分基層檢察院積極應用了新媒體,但在使用過程中,因缺乏有效溝通,部門間或工作人員間不能有效溝通和銜接,即使應用新媒體也不能發揮其優勢。部門或人員單兵作戰,或認為新媒體是高科技,不愿接受學習,不愿經手。同時部門與部門間沒有形成有效的溝通機制,沒有形成發文機制,大部分部門稿件未能在第一時間發布于單位新媒體平臺;或業務部門人員因檢察業務工作繁忙,與宣傳部門配合不緊密,檢察宣傳工作的素材來源就少。以貴州省某縣人民檢察院為例,新媒體運營初期,發文操作由技術科負責,信息資源來自宣傳部門,辦公室負責保密審查。因牽涉多個部門,且缺乏有效溝通,該院新媒體構建好后沒有信息資源,即使在解決好信息來源后,還出現保密審查不嚴的問題,出現發文不及時,導致部分稿件缺乏時效性,錯過最佳宣傳時效。

缺乏培訓,專業人才匱乏

      新媒體應用能力,除了傳統的宣傳工作崗位素能外,還要有信息技術、平面制作、視頻剪輯、編輯發布、保密審查等專業素能。然而,集中上述素能于一身的人畢竟是少數,況且在基層檢察院原本就人員較少的情況下,更是鳳毛麟角。人員素質不夠,不能完全勝任新媒體的操作,而培訓力度不強、學習面窄,導致新媒體運用不夠系統全面,成為制約新媒體有效運用于檢察工作宣傳的瓶頸。

三、基層檢察機關應用新媒體的對策和建議

       “互聯網+”背景下利用新媒體開展檢察宣傳,是順應時代進步潮流,符合檢察工作規律的一大創舉。基層檢察機關與民更近,更貼近群眾,要樹立檢察形象,開展好、宣傳好檢察工作,需要利用好新媒體為檢察宣傳工作服務。

(一)提高重視程度,打造檢察宣傳“大格局”

     目前,我國有近6.88億網民,移動手機網民超過5億,很多年輕人基本不看傳統媒體,大部分信息從網上獲取,用好新媒體也正成為檢察機關信息化條件下密切聯系群眾、引導社會輿論的重要方式。基層檢察院要緊緊圍繞檢察工作主題,成立新媒體時代的檢察宣傳工作領導機構,積極構建黨組統一領導、宣傳部門組織協調、業務部門積極參與、全體動員的檢察大宣傳工作格局,同時強化學習和培訓,讓全體干警深刻認識到新媒體時代檢察宣傳工作的重要性,也深入了解新媒體信息爆炸時代檢察宣傳工作需要及時轉換陣地的緊迫性,由此而提升檢察宣傳干警積極參與和投入到新媒體應用檢察宣傳工作的使命感和緊迫感,切實推進新媒體時代檢察宣傳工作的發展。

      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檢察宣傳不能單靠某一個新媒體平臺,應當順應時代發展,找到多個適合本單位的新媒體平臺同步使用,協調發展,形成大宣傳格局。某些基層檢察機關人員力量嚴重不足,建議選擇使用范圍較廣新媒體平臺作為重點宣傳陣地,認真經營,但對使用不太廣的已經開通的新媒體平臺也不能忽視,理應做好適時更新信息,同步監管并處理好“涉檢”網絡輿情。

對于今日頭條、微博等外推信息力量較大的新媒體,應當在使用過程中注意好保密審查后發布信息,同時加強“涉檢”網絡輿情監督與應對。

(二)加強素能培訓,打造新媒體應用“正規軍”

      做好新媒體時代下的檢察宣傳工作,必須要建立一支政治過硬、懂網用網、訓練有素、紀律嚴明的正規軍。基層檢察院由于人數較少,專門從事宣傳工作的人更少。那么,強化對新媒體應用能力的培訓顯得尤為重要。充分挖掘可用之才,強化對新媒體應用能力的培訓,積極組織他們進行培訓和學習新媒體時代下的宣傳工作技巧和應用方式方法,學會充分利用新媒體這一宣傳平臺,利用微博、微信等新興媒體來占領輿論制高點,把握輿論主動權。同時,各基層檢察院可根據實際,建立新媒體應用人才庫,形成一支正規軍供全院作為宣傳工作進行調配。

(三)分類管理受眾群體,精準推送檢察信息
 

      當前,“互聯網+”背景下的各類新媒體,對受眾群體進行了市場細分。以甕安縣人民檢察院微信為例,粉絲多來自本系統干部職工和部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而該院的微博粉絲目前皆為本院干警。各基層院應充分調研,對各個新媒體的特點和推廣信息受眾群眾做深入分析,根據受眾群體進行分類,按照其喜好程度,選擇性重點向該新媒體發布信息內容,確保推送信息準確度、閱讀性,避免有信息而無閱讀,導致宣傳工作大大打折扣。

(四)加強設施建設,打好新媒體宣傳 “王牌”
 

       要做好新媒體時代的宣傳工作,設備是基本保障,基層檢察機關要進一步加強裝備保障,使其符合檢察保障現代化、科學化的要求。基層檢察院添置裝備新媒體設備,首先要保證硬件。檢察宣傳工作者在新媒體應用中所必備的互聯網計算機、筆記本電腦、手機、高速無線網卡、攝影攝像設備等必不可少。其次,要投入資金積極開發各類新媒體應用程序和軟件,讓檢察機關在各類新媒體中能占據一席之地,建立一至兩個發揮宣傳作用的平臺。最后,檢察技術部門要為檢察宣傳部門做好技術保障,如做好門戶網站、微信、微博、頭條號、短信宣傳平臺等的運維,確保檢察宣傳工作穩定開展。

(五)突出重點,集中力量運營好新媒體平臺

     基層檢察機關人數較少,要運營好所有開通的新媒體的確增加了困難,況且在全媒體時代下,基層檢察院用有限的力量做好所有平臺的運營似乎不太可能。管理好、經營好一種重要新媒體顯得尤為重要。首先,根據受眾群眾的關注度和習慣,分析得出本轄區的推送檢察信息與受眾面的比例,集中優勢力量選好一種新媒體作為重點運營方向。其次,集中配備專業人員精心維護好重點運營對象,根據喜好和檢察工作需要,確保定期更新信息,及時關注受眾群眾并征求改進意見,時刻預防輿論風險。最后,在保障一種新媒體良好運營的情況下,還得與時俱進,隨時掌握受眾群眾的愛好,及時分析是否更換運營平臺,做好替換準備。同時,集中優勢力量運營一種新媒體時不要忘記對本院已經開通的其他平臺的關注和更新,防止“僵尸號”出現。

(六)加強制度建設,規范新媒體運行

     建立健全新媒體應用管理體制機制,杜絕散漫、無序使用新媒體現象發生。基層檢察機關應積極探索建立健全各類新媒體應用運作的體制機制,如檢察機關門戶網站管理辦法、微博管理辦法、微信宣傳使用和管理辦法、手機客戶端使用和管理辦法等。同時,建立健全各部門的協調配合和考核考評機制,如新媒體宣傳流程規范、崗位設置及職責,考核考評辦法,保密審查和外推工作規范等。這類制度將有效的規范新媒體應用的運行,讓檢察宣傳干警在使用和管理新媒體應用有法可依、有據可查。

(七)加強溝通協調,理順新媒體運行

      新媒體在檢察機關的應用,牽涉多部門、多管理人員的問題。溝通不暢、協調不夠,就可能導致信息不對稱,從而致使新媒體作用未能充分發揮。因此,基層檢察院更應重視建立溝通協調機制,相互配合,互通有無。做到信息共享,切實達到宣傳效果。特別是在審核把關外宣材料和保密審查工作中,密切和審核人員聯系,嚴格執行審核和審查制度,理順應用新媒體的各種關系。

(作者系甕安縣人民檢察院 )

鬼三哥躺着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