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牢記職責使命 堅持復議為民 做好新時代群眾工作的答卷人
編輯:喻玉    作者:王琴 楊文藝 杜明   來源:法制生活報   發布時間:2019-11-01

  行政復議,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主體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或不當侵犯其合法權益,依法向上級行政機關提出審查該具體行政行為的申請,行政復議機關依照法定程序對被申請的具體行政行為進行合法性、適當性審查,并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的一種法律制度。
 

\

復議機關工作人員接待行政復議當事人。


  近年來,貴州省認真貫徹行政復議法,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對行政復議工作的決策和部署,圍繞中心、服務大局,認真履行職責,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強行政復議工作,充分發揮行政復議在化解行政爭議、保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加強政府層級監督中的功能作用,“刀刃向內”監督行政機關依法行政;消除”官官相護“的社會疑慮,推動行政復議工作取得了新進展和新成效,增進了人民群眾的安全感。
 

\

行政復議辦案流程。


  據統計,2014年至2018年,貴州省各級行政復議機關共收到行政復議申請人申請2萬余件。其中,通過行政復議決定改變原行政機關行為近4000件,糾錯率為23.70%,以調解、和解等其他方式結案3000余件。


  2016年4月11日,貴陽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丁加強訴貴州省人民政府一案,貴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長陳鳴明和農民丁加強面對面坐在法庭上,他們的身份是被告和原告。這是全國第一個副省長出庭應訴“民告官”的案例。陳鳴明成為省級領導干部出庭應訴史上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和許多“民告官”案件一樣,這起案件也是因征地拆遷而起。


  丁加強是遵義市遵義縣泮水鎮青豐村村民。2015年6月,因貴州省白黔高速公路項目建設需要,丁加強的部分土地及苗木被征收。


  丁加強認為,土地征收依據遵義市人民政府作出的遵府辦函〔2015〕34號《市人民政府辦公室關于印發白黔高速公路工程(遵義境)建設項目征地拆遷安置補償方案的通知》系違法,遂向被告申請行政復議。被告審查后認為,原告的復議申請不屬于行政復議范圍,駁回了原告的行政復議申請。


  因不服貴州省人民政府作出的復議決定,丁加強于2016年2月以貴州省人民政府為被告,向貴陽市中級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等待兩個月后,4月11日,該案在貴陽市中級法院第一次開庭。


  讓丁加強倍感意外的是,對方竟是貴州省副省長出庭應訴。


  據介紹,此案爭議的焦點有兩方面,一是征地拆遷安置補償方案的通知是否屬于行政復議受案范圍;二是貴州省人民政府作出的駁回行政復議申請的決定是否合法。


  陳鳴明在最后陳述中吐露心跡,“我們的工作要接受群眾的監督,輿論的監督,司法的監督。所以為什么我今天要來出這個庭,主要是表明這個態度。”


  陳鳴明出庭應訴,對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起到了很好的推動作用,貴州省行政首長從“幕后”逐漸推到了“前臺”。2016年全年,貴州全省行政首長出庭應訴案件共1275件,應訴率為30.3%。


  2017年4月12日,安順市中級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張某喜、張某華訴被告西秀區人民政府房屋行政強制一案。作為被告的安順市西秀區區長陳天一出庭應訴并充分發表辯論意見。


  該案是貴州省法院系統法官員額制改革后,中級人民法院院長擔任審判長審理的首例一審行政訴訟案件,也是安順市第一例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一把手”出庭應訴的案件。


  庭審中,圍繞案件的爭議焦點分別進行舉證、質證、辯論,雙方你來我往。經過近1小時的庭審,最后,法院當庭宣判行政機關敗訴。


  據統計,安順市中級法院在員額制改革要求院庭長辦案后,行政首長出庭應訴并且院長、庭長當庭宣判行政機關敗訴的案件2017年就有40件,當庭宣判行政相對人敗訴的案件2017年有12件。而且,當庭宣判后上訴的案件僅有1件。


  工作中,貴州省各地各部門加強了對行政復議工作的組織領導,充分認識到建設法治政府是各級行政機關的一項法定職責,從而按照行政復議法的規定,對本地本部門的行政復議工作進行了安排部署。同時,省市縣三級政府均建立了行政復議工作責任制,將其納入政府目標考核,實行行政復議工作年度報告制度。多數地方黨委、政府領導還定期聽取行政復議工作匯報,研究解決行政復議工作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


  多年來,貴州省堅持通過召開行政復議協作會和研討會,將研究共性問題和交流工作經驗較好地結合起來,專題研究了山林土地糾紛、新行政訴訟法出臺后的行政應訴工作等十余個行政復議工作中的重點和難點問題,收到各類論文400余篇,進一步統一了對復雜問題或難點的認識,實現了加強行政復議案件辦理質量和效率、加強行政復議制度體制機制創新、加強行政復議指導監督、加強行政復議工作規范化建設、加強行政復議能力建設等“五個加強”,對我省依法行政和行政復議工作起到了有力的促進作用,成效明顯。
 

\


銅仁市司法局組織召開行政復議聽證會。


  貴州省加大行政復議法的宣傳力度,群眾對行政復議的認識不斷提高,“復議維權”“民告官”的行政復議案件逐年增多,行政復議已逐漸成為貴州省化解行政爭議的主渠道。


  貴州省重視發揮領導學法的示范效應,以領導發表電視講話、專題訪談、分管省長出庭應訴等示范效應,宣傳《行政復議法》;充分運用電視、報刊、廣播等多種渠道,普遍宣講行政復議工作,讓行政機關和行政相對人都懂得和運用行政復議這一法律武器;針對一些群眾在合法權益被行政行為侵害時“不知告、不想告、不敢告、不會告”的問題有針對性的講解行政復議法,對行政復議工作中發現的部分執法單位執法不規范的情形,在執法人員培訓和行政復議培訓班上以案說法,增強宣傳工作的針對性。


  貴州省高度重視行政復議機構建設,加強行政復議人員業務學習;重視抓好復議人員自身的業務學習,通過自學、參加培訓、召開研討會、典型疑難案件討論等強化業務學習,提高業務技能。按照“政治強、業務精、紀律嚴、作風正”的要求,精心打造了一支特別有戰斗力的行政復議應訴人員隊伍。


  據了解,貴州省作為原國務院法制辦確定的全國首批行政復議委員會試點單位之一,自2009年開展行政復議委員會試點工作以來,在依法受理行政復議申請,提高行政復議辦案質量和效率,積極化解行政爭議,促進依法行政等方面取得明顯成效。截至目前,全省9個市州政府、貴安新區管委會以及53個縣(市、區)政府的行政復議委員會試點工作已展開。主要是通過設立行政復議委員會和相對集中行政復議權,明確相對集中行政復議權的范圍,努力落實統一集中行政復議力量、統一受理行政復議申請、統一審理行政復議案件、統一以試點單位的名義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的“四統一”工作體制。充分發揮行政復議在解決行政爭議、加快建設法治政府和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中的重要作用。

\


基層司法局工作人員向群眾宣傳行政復議法。


?
  貴州省行政復議機關嚴格依法受理復議案件,凡符合受案條件的行政復議申請,不管申請人是什么身份,也不管被申請人屬哪個部門,行政復議機構都嚴格依法受理;平等對待雙方當事人。在復議過程中,任何一方均沒有特權,雙方都享有平等的復議權利,承擔相應的復議義務。考慮到行政管理相對人的弱勢地位,在行政復議中,復議機關更加突出對相對人合法權益的保護及對行政權利的監督;公平裁決。在案件審理中,堅持不辦人情案、關系案,以事實和法律作為定案的唯一客觀標準,切實做到了該受理的受理,受理后作出決定依法該維持的維持,該撤銷的撤銷,該變更的變更。


  相關案例


  提供虛假材料申請房屋登記撤銷被申請人頒發的新證


  【基本案情】申請人父親劉某某與母親何某某于1984年經貴陽市中級法院調解離婚,后申請人隨母親到香港生活。2004年7月,劉某某購買房屋一套(房屋所有權證舊證)。2004年11月,第三人程某某與劉某某登記結婚。


  2008年,劉某某死亡。2015年,程某某以劉某某代理人身份與其女第三人陳某簽訂《存量房買賣合同》,將案涉房屋轉讓給第三人陳某。同時,第三人程某某向被申請人貴陽市國土資源局提交《房屋所有權轉移登記申請書》《公證書》《存量房買賣合同》、房屋所有權證舊證、身份證明等材料申請房屋所有權轉移登記。被申請人對上述材料進行審查,于2015年對案涉房屋是否有共有人等詢問第三人程某某。在得知該房無共有人的情況下,被申請人貴陽市國土資源局向第三人陳某頒發新證。


  另據查明,《公證書》主要內容為:2015年劉某某到公證處,在公證員面前,在《委托書》上簽名、捺指印等。《委托書》主要內容為,委托程某某出售房屋所有權證號為舊證的房屋一套。委托程某某代表劉某某與買主簽訂房屋買賣合同,收取全部售房款項,協助買主到房屋產權管理部門辦理產權過戶登記手續等。


  申請人劉某、胡某不服被申請人貴陽市國土資源局頒發的房屋所有權證(新證),向貴陽市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請求撤銷新證并恢復原房屋所有權證(舊證)。


  【復議結果】復議理由:《房屋登記辦法》第十一條第三款規定,申請人應當對申請登記材料的真實性、合法性、有效性負責,不得隱瞞真實情況或者提供虛假材料申請房屋登記。根據該規定,第三人程某某以劉某某代理人身份申請房屋所有權轉移登記,應對申請登記材料的真實性、合法性、有效性負責。


  復議過程中,根據申請人提交的材料可知第三人程某某提供的公證書、委托書相關內容與劉某某已于2008年死亡的事實不符,無法證明第三人程某某代表劉某某轉讓案涉房屋所有權及申請房屋所有權轉移登記系劉某某真實意思表示。


  若以被申請人已履行法定職責無過錯為由,復議維持新證,將以認可人死復生后公證、委托賣房等荒唐情形為基礎。復議機關決定以被申請人頒發新證主要事實不清為由,根據《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第第一款第(三)項第1目之規定,撤銷新證。


  考慮到被申請人已盡到法定職責,復議決定中雖撤銷新證,但明確被申請人并無過錯,界清責任,避免產生新的行政賠償爭議。


  注銷土地使用證認定事實錯誤撤銷被申請人作出的決定


  【基本案情】2009年,冊亨縣人民政府根據《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嚴格控制黨政機關辦公樓等樓堂館所建設問題的通知》要求,決定停止對在建的冊亨縣民族干部培訓中心項目建設,并對土地和房產進行處置。


  同年11月26日發布《冊亨縣國土資源局國有建設用地掛牌出讓公告》出讓該土地,周某某受讓得該土地使用權(面積2066.667平方米,單價每平方米977.5元,總價款2020170.47元),雙方于2010年6月10日簽訂《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


  合同約定:出讓人于2010年6月20日前交付土地;受讓人于2010年6月10日前付第一期土地出讓金186.0003萬元,2010年9月15日前付第二期余款160167.47元。2010年7月26日和28日,冊亨縣人民政府分別作出《對國土資源局〈關于冊亨大酒店使用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掛牌出讓方案〉的批復》和《縣國土資源局〈關于冊亨大酒店使用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掛牌出讓方案〉的批復》。同意上述土地2066.677平方米(出讓總價款2020170.47元)掛牌出讓給周某某作冊亨大酒店商服用地。同年7月30日,周某某取得冊亨縣人民政府頒發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有土地使用證》,建設冊亨大酒店。目前,已建成經營數年。


  2018年11月15日,冊亨縣人民政府以“2009年縣國土局未經縣政府批準,實施掛牌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給申請人的行為違反《招標拍賣掛牌出讓關于建設用地使用權規定》第六條等規定,屬于無效行為”為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二款、《招標拍賣掛牌出讓關于建設用地使用權規定》第六條規定,作出《關于注銷周忠明所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于土地使用證〉的決定》,注銷周某某所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于土地使用證》,收回該證載明2066677平方米土地使用權;退還周某某原繳納的土地出讓金2020170.47元。


  周某某不服該行政注銷決定,認為該國有土地使用證涉及土地使用權系競拍受讓取得,與出讓方簽訂了出讓合同,全額支付土地出讓金,并辦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有土地使用證》,受讓人不存在違法使用土地行為。縣政府對出讓土地作出批復,如今縣政府以縣國土局出讓土地前未經其批準、程序存在瑕疵為由,注銷受讓人的土地使用證的行政決定行為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根據行政法“信賴利益保護原則和“比例原則”,不應注銷申請人土地使用證。故向黔西南州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請求撤銷冊亨縣人民政府該注銷決定。


  【復議結果】經復議審查認為:冊亨縣人民政府對涉案國有土地使用權的處置(出讓)問題進行過研究后掛牌出讓,作出兩份《對國土資源局〈關于冊亨大酒店使用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掛牌出讓方案〉的批復》,申請人依法受讓取得使用權,簽訂了《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支付了土地出讓金,交付了土地,辦理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有土地使用證》,雙方合同義務履行完畢,招標拍賣掛牌出讓并不存在《招標拍賣掛牌出讓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規定》第二十五條規定的“提供虛假文件隱瞞事實”“采取行賄、惡意串通等非法手段中標或者競得的”無效行為。故冊亨縣人民政府注銷決定所認定的“未經縣政府批準,實施掛牌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給申請人并向其頒證的行為無效”這一事實錯誤。


  綜上,復議機關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三)項規定,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撤銷被申請人冊亨縣人民政府作出的《關于注銷周某某所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于土地使用證〉的決定書》。

 


  王琴 楊文藝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杜明
編輯 喻玉

鬼三哥躺着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