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重走“解放路” 記錄時代變遷
編輯:喻玉    作者:李宇   來源:人民網-貴州頻道   發布時間:2019-11-13

\  

“黔東第一關”天柱縣,1949年解放軍在此渡江進入貴州。岳旺 攝

 

  70年前,1949年11月3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兵分多路,從湖南黔陽、芷江等地進入貴州,拉開了解放貴州的序幕。


  70年后,記者沿著貴州解放路線,深入貴州天柱、鎮遠、施秉、貴陽等地,尋訪解放軍隊伍留下的足跡,感受紅色印記,聽老兵講解放故事,記錄貴州的發展。


  挺進“黔東第一關”


  “70年前 ,解放軍就是從這進入貴州的。”在貴州省黔東南州天柱縣甕洞鎮,順著天柱縣史志辦副主任龍昭楊手指的地方望去,清水江上水波微漾,一座座山峰沿著清水江蜿蜒。


  天柱縣甕洞鎮素稱“黔東第一關”,這里是出黔入湘的必經之路。1949年11月3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16軍46師先頭部隊138團3000余人經由湖南黔陽進入天柱縣甕洞鎮,拉開了解放貴州的序幕。


  龍昭楊介紹,解放軍進入甕洞鎮后,駐守甕洞的國民黨軍一觸即潰,國民黨縣長陳樵蓀及其軍政人員逃往離天柱縣城70華里的石洞。11月4日下午,138團占領天柱縣城,天柱縣成為貴州省解放的第一個縣。


  70年過去了,93歲的翁洞鎮胡朝樑老人再次回憶起解放天柱的故事,仍舊滿懷激情。


  在胡朝樑記憶里,清水江兩岸淺灘亂石嶙峋,為了幫助解放軍渡過清水江,解放天柱,甕洞鎮村民們主動扎木排、打木樁,與解放軍戰士一起在江面上搭起了一座浮橋。


  “解放軍進村后,不僅沒有索取任何東西,還給村民看病,送棉衣、草鞋。”胡朝樑回憶,解放軍治好了母親的風濕,還親切地詢問家里有什么難處,對人非常謙虛溫和。


  天柱解放后,解放軍將一些受傷的傷員安置在當地老百姓家中,當時,胡朝樑一家便安置了十幾個傷員。胡朝樑回憶,解放軍不讓老百姓給他們做飯,他們自己生火做飯,向老百姓借的碗筷也是按時悉數歸還,“連一根筷子都不會少”。


  “11月5日,解放軍急速向三穗方向進軍,部隊的主要任務是迅速解放省城貴陽,截擊四川、云南的國民黨潰軍,來不及接管國民黨天柱縣政權。”龍昭楊說,解放軍在天柱留下了一些傷員和部隊,便離開了。


  解放軍離開后,國民黨天柱縣長陳樵蓀并不甘心,1949年11月30日,以陳開明為總指揮的天、錦、劍三縣保警隊600多人,攻打天柱縣城,天柱縣城再次被占領。1950年1月3日,鎮遠軍分區司令員曾憲輝率部進軍天柱,天柱縣城至此重新回歸于人民。


  銘記歷史、砥礪前行。天柱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王媛媛表示,70年前,天柱縣迎來歷史上的偉大轉折,全縣人民由此獲得新生并逐步迎來美好生活。70年來,天柱在搶抓機遇中闊步前行,在迎接挑戰中奮進,政治、經濟、文化、生態各項事業實現跨越發展,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打下了堅實基礎。


  “兩場戰役”加快貴州解放步伐


  鎮遠地處湘黔驛道與沅江水路的交匯處,自古以來便是水陸交通的要道。1949年11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兵團16軍、17軍分別從湖南黔陽、芷江等地出發,再從天柱、三穗與玉屏兩路向鎮遠發起進攻,形成“夾擊”之勢。


  “1949年11月7日凌晨,中國人民解放軍17軍50師149團3營夜襲鎮遠縣青溪鎮,解放鎮遠的第一槍由此打響。”鎮遠縣黨史專家黃貴武表示,青溪鎮一役從凌晨5點開始,一直打了3多小時,槍炮聲不斷。戰斗殲滅國民黨327師980團,共計斃傷俘敵400余名,繳獲了馬匹、彈藥等一批軍用物資。


  青溪鎮是解放軍進入貴州的第一仗,戰斗結束后,11月8日下午1時許,解放軍順利從青溪進入鎮遠古城,鎮遠宣告解放。

 

\

鵝翅膀戰斗遺址。李宇 攝


  距離鎮遠縣城20公里外的施秉縣甘溪鄉東部,一新一老兩座橋梁橫跨兩山之間。這里是解放貴州時的“鵝翅膀”戰斗遺址,盡管沒有了硝煙和戰壕,但是橋上“鵝翅膀”三個斑駁的大字,記錄著這里曾經發生過的故事。


  施秉縣史志專家蔣世銀介紹,鵝翅膀是進入黔東的一道天然屏障,戰略位置十分重要,為阻止解放軍解放貴州,國民黨在這里布置了一個團的兵力。鎮遠解放后,11月8日,解放軍第五兵團16軍前衛138團進至“鵝翅膀”,便組織部隊一邊偵察敵情,一邊布置攻襲鵝翅膀的諸項事宜。


  “奪取鵝翅膀是解放軍能否按時順利解放省會貴陽的關鍵所在。”蔣世銀表示,敵人當時修筑的工事易守難攻,想要正面進攻實屬不易。經過多次偵察,解放軍部隊決定派遣小股部隊穿插至“鵝翅膀”關口后方,兩面夾擊攻下“鵝翅膀”。在11月9日拂曉前,中國人民解放軍成功攻下敵守軍精心構制的鵝翅膀防線,當日下午2時,施秉縣城宣告解放。


  “鵝翅膀戰役是人民解放軍解放貴陽前最后一役。”蔣世銀說,施秉縣城解放后,從施秉到貴陽再無險可守,聽當地老人說,“鵝翅膀”攻下后,解放大軍如潮水般過境。


  2005年,為保護老橋,貴州在老橋東側修建了“新鵝翅膀橋”。如今,“鵝翅膀”老橋已成為貴州省文物保護單位,是記錄貴州解放的重要歷史見證,也是傳承紅色基因的重要教育地點。


  和平解放貴陽


  “行軍、行軍、再行軍......”回想起解放貴州的前前后后,93歲的老兵邵希達仍覺歷歷在目,“我們一直在趕路,只希望能早點解放貴州。”


  1949年11月3日,邵希文所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16軍46師137團從天柱進入貴州,一路直奔貴陽。邵希達回憶,137團沒有作為先頭部隊進入貴州,因此一路上幾乎沒有遭遇敵人的阻擊,每天的任務就是行軍趕路。


  “我們每天都有戰士腳上磨出了泡,晚上都要用針‘穿泡’,免得戰士們將泡磨破了。”邵希文作為137團一營營部醫生,一路上治的最多的病不是刀槍傷,而是給戰士們“穿泡”。


  據邵希文回憶,部隊進入貴州后,每天五點起床,修整之后便開始趕路,平均每天行軍大約40公里,到了晚上,每個戰士都要用熱水泡腳之后再休息,但還是有不少戰士的腳磨出了泡。盡管艱難,但137團在14號順利抵達貴陽城外。


  “我們團13日抵達貴陽龍里,14日進至貴陽城外圖云關修整。”在貴陽市第二干休所,這位參與了解放貴州的92歲老兵左秋祥內心仍激動不已。11天時間,千里行軍,左秋祥所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16軍46師136團一路上邊走邊打,順利抵達貴陽城外。


  “在部隊抵達圖云關時,貴陽城里已經沒有了敵人的駐軍。”左秋祥回憶,在部隊抵達圖云關后,全團戰士難得的停留了一天,大家在貴陽城外洗澡、換衣,整頓軍容軍貌,還好好的睡了一覺。因為15日就要進貴陽城了!


  1949年11月15日早上8點,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成三路縱隊進入貴陽,當時,22歲的掌旗員左秋祥正處在旗幟方隊之中。左秋祥回憶,進城當天,三路縱隊最前面是60個身高一致、挺拔的解放軍戰士,接著是各個旗幟方隊,再往后便是重機槍方隊,部隊整齊劃一向貴陽城區前進。大街兩旁的墻壁和一些電線桿上,貼滿了“歡迎解放軍”“共產黨萬歲”之類的標語,十萬市民涌上街頭,慶祝貴陽解放。


  貴陽解放當天,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兵分多路繼續前進,邵希達、左秋祥隨著部隊西進,先后解放清鎮、強渡鴨池河,后又解放黔西、大定、畢節,最后從赤水河進入川南,貴州就此宣布解放。


  1959年,左秋祥再次來到貴陽,并在貴陽定居;第二年,邵希達也來到貴陽定居。70年來,兩位解放軍戰士見證了貴陽、乃至貴州的快速發展。左秋祥說,70年前,貴陽沒有高樓,如今,貴陽高樓林立,高鐵四通八達,連大數據都落戶貴陽。貴州的今天,正逐步邁向新的臺階。(李宇)


 


(編輯:喻玉)

鬼三哥躺着赚钱的 下载辽宁福彩快乐12手机版 山西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湖北11选5选号器 彩库宝典APP 炒股股票软件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赛车一玩法一双面盘 快三历史开奖查询江西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合法吗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